申博娱乐注册 > 历史小说 > 大清巨鳄 > 第一千零一百一十四章 妄自揣摩
?    新疆,巩宁,按察衙署。

    午后,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巩宁的夏天比起江南要好过的多,早晚凉爽,也就中午的时候酷热,即便热也是干热,不出大汗,不象江南夏天的湿热,稍稍一动就浑身是汗。

    后院一条绿荫长廊里,年近七十的左宗棠独自在长廊里来回的徘徊,这些年随着年事渐高,精力难免有些不济,平素里他都有午后小憩的习惯,但今日里他却是有些焦躁。

    上海的电报还没回复,但他却得知内地各省大小报纸已经公开报道了西北变故的真相,唯一隐瞒的也就是冯仁轩称王自立乃是奉命行事。

    既然是公开了这事,也就意味着他打着护送皇太后皇上返京的幌子脱离西北这个是非之地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明摆着的,易知足根本没打算让皇太后和皇上尽快返回京师。

    易知足如此做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整饬西北两省,似乎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但若说是针对国外,似乎也无可能,与西北接壤的也就俄国和波斯。

    俄国算得上是盟国,这些年两国关系甚为融洽,而且俄国在最近的对奥斯曼战争中元气大伤,即便是有心染指西北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至于波斯,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已然是日落西山的波斯连自保尚且难,岂敢来招惹泱泱大清,大清找借口向波斯扩张倒是有可能,不过,波斯有俄国和英吉利掺和,要想扩张也不是易事。

    如果不是针对国外,那就只有可能是针对国内了,要说朱山海背后没有京师的支持,他是打死也不相信的,易知足令冯仁轩称王自立,应该就是为了揪出背后的那些个保皇派。

    如此一来,局势必然变的复杂起来,最后究竟会发展成什么局面,还真就难说,冯仁轩这些年在西北威势日重,西北军不仅规模可观而且还是百战之师,若是内有保皇派支持,外有俄国英吉利等欧洲国家支持,假戏真做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正是清楚的看到这一点,才迫不及待的想从西北这个是非之地抽身,坐镇西北三十年,可以说他毕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了西北,到头来若是落得个叛国的下场,他哪怕是死也难以瞑目。

    不过,纵然是百般不甘,眼下他也是我无可奈何,他不敢也不能在这节骨眼上撂挑子,西北出现如此大的变故,他身为新疆总督无论怎么说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真要敢这个时候辞官,等待他的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眼下,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人——。”幕僚李云麟快步而来,“上海会电了。”

    那么快?左宗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现在西北对外有线电报连续都是通过军事专线,民用的已经被管制了,接过电报扫了一眼,他顿时满脸苦涩,电报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皇太后皇上暂时不宜返京。”

    连句解释也没有,也没有宽慰的话,很显然,对于他的要求,易知足很不满意。

    “大人。”李云麟轻声道:“王爷此番在西北的举动,只怕所图非小,留下来或许还他建功的机会......。”

    建功?能全身而退就该烧高香了,就怕这把老骨头要埋在西北了,左宗棠没吭声,沉吟了一阵,才道:“备轿,去总督府。”

    巩宁城已解除了戒严,恢复了正常,不过却明显萧条了许多,大街上冷冷清清的没有多少人,这一场变故,导致西北两省对内对外的商贸都断绝了,而且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场战乱即将到来,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尽量减少外出,若不是火车停运,不少人都会选择返回内地躲避战乱。

    西北不比内地,地广人稀,百里甚至数百里不见人烟十分正常,如果说在内地还有机会大规模的逃荒躲避战乱,在西北却根本行不通,半道就得饿死渴死。

    望着冷冷清清的街道,左宗棠放下了轿帘暗叹了一声,兴盛不易,要衰败却只需要一场战乱,所幸没真正打起,否则更为萧条。

    不论是朱山海还是冯仁轩都不希望将西北打的破破烂烂,两方谈判倒是十分顺利,甚至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冯仁轩途径正率部前来巩宁,不日就能抵达。

    因为与冯仁轩达成协议,朱山海率部撤出了巩宁,扎营城外,但总督府外依然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只不过换成了禁卫亲军,经历了被朱山海部软禁的惨痛教训之后,慈安皇太后如今就连左宗棠也不敢轻信。

    总督府后院,午间小憩起身的慈安有些慵懒的坐在窗前对镜梳妆,如今皇太后皇上都已成了摆设,在京师如此,来到西北巡视依然是如此,被软禁的时候没人来觐见,获得自由之后也同样如此,她也因此越发的懒散起来。

    朱山海部一撤离,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返回京师,但不仅朱山海百般阻拦,就连左宗棠也是支支吾吾推诿,对她娘俩来说,依然是处于软禁之中,不过是软禁的范围从总督府扩大到了巩宁城而已,好在巩宁的夏天还算舒爽,她也只能当是在工避暑了。

    “禀皇太后。”一个太监在门外轻声禀报道:“左宗棠在外递牌子求见。”

    “带他去花厅候着,本宫随后就过去。”慈安转过身来吩咐道,眼下在巩宁,她能依靠的也只有左宗棠了,自然不好怠慢。

    左宗棠没等多久就听的门外太监轻声咳嗽,知道是慈安来了,连忙起身肃立,待的身着常服慈安款步进来在珠帘后就座,他才连忙请安见礼。

    “左大人无须拘礼。”慈安缓声道:“赐坐,赏茶。”

    谢恩落座之后,左宗棠直接道:“皇太后可知,冯仁轩称王自立,乃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慈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易知足想做什么?”

    左宗棠沉声道:“微臣恳请皇太后召见朱山海,剖析个中厉害,断绝一切与京师联系,以防再搅起风雨。”
网站地图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 申博手机版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电子游戏开户登入 申博官网开户登入 申博官网娱乐开户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太阳城亚洲 幸运大转盘 网上百家乐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现金网 澳门大三巴赌场 太阳城申博官网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登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