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娱乐注册 > 科幻小说 > 恐怖邮差 > 第九百八十三章: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    洛女逃了。

    逃的凄惨,逃的狼狈。

    怕这是她成为高级邮差后,第一次损伤的如此惨烈。

    不过也确实人如其名。

    只不过是洛女变**。

    别说是衣服,连皮都被姬无岁活生生的扒下来。

    不说被姬无岁抽上的那四个巴掌。

    就她此时血肉模糊的模样,简直是惨不忍睹。

    “给你。”

    姬无岁身影飘着回到赵客身旁,挥手将那张完美的女人皮扔给赵客。

    赵客一愣,看着手上的人皮。

    人皮入手,尚有余温,赵客一提鼻子,甚至还能嗅到,洛女的体香。

    这张皮,从头到脚,不留下意思余地。

    无论是毛发,还是体毛,几乎完整无缺的保留下来。

    一旁王麻子两对大眼珠子,子盯着赵客手上这张女人皮。

    眼睛溜溜打转。

    他是个大老粗,但这个时候,却仿佛化身精细鬼。

    看的仔仔细细,连一个缝隙都不肯放过。

    心里琢磨着:“原来洛女是个白虎。”

    “给我做什么??我又不做灯笼?”

    赵客一脸困惑,不知道无岁为什么要把洛女的皮给自己。

    姬无岁伸出一根手指,在赵客的脑门上轻戳上一下,倒是没有解释。

    不过这时候,阴阳老人却是骑着驴子走过来。

    老态龙钟的老家伙,此时的模样和方才王麻子的样子差不多。

    仔细打量了后,才向赵客,神情羡慕的看着赵客:“人要脸,树要皮,这张皮顶的上半张黄金邮票。”

    “半张黄金邮票!”

    王麻子一下眼睛都直了,凑过去手掌轻轻抚摸着赵客手上的人皮。

    乐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

    阴阳老人这么一说,他就懂了。

    怕是这张皮里,少不得有洛女的力量,搞不好里面隐藏着绝顶的能力。

    赵客这一下,简直血赚不亏。

    “去去去,你的口水都要流在上面了!”

    赵客推开王麻子,仔细感受一下,确实,如阴阳老人所说。

    这张皮里,蕴藏着一股很浑厚的自然力量。

    力量浑厚的惊人。

    想来洛女被无岁生生剥下皮肉,必然痛不欲生,对自己算是恨到了骨子里。

    想到这里,赵客不禁看向姬无岁。

    红绸下,那双如同宝石的眼睛,早就洞穿了赵客的心思。

    不等赵客开口,就摇头道:“不能杀。”

    赵客闻言思索了一下无岁话里的意思,不能杀,也就是说并非杀不死,只是不能杀而已。

    赵客没有去追问其中的缘由。

    如果无岁说不能杀,那么里面必然有她的原因。

    自己再追问就没什么意思了。

    “可惜了……”

    赵客心中暗暗可惜,把皮子交给王麻子,收进储物戒指里。

    王麻子把皮子攥在手上,一脸猥琐的摸索了一个遍后,才恋恋不舍的把洛女的皮收入储物戒指。

    看他那一脸猪哥的模样。

    赵客真的很怀疑,要不是他们还都在这里,他能和这张皮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

    这要是拍摄下来,下次遇到洛女,估计能把她气出个脑淤血出来。

    赵客心里满怀恶意的猜想着。

    王麻子把储物戒指交给赵客,小心偷偷看了一眼一旁姬无岁。

    发现姬无岁的目光始终凝神在赵客的身上,含情脉脉的眼睛里,带着一份幽怨,两分不舍,七分欢喜。

    见状王麻子心里长叹口气,心里默默祝福一下赵客这个狗屎运的家伙。

    居然找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自己怎么没有这样,又强又漂亮的老婆呢。

    想到这里,王麻子脑海中突然想起来,仇百凌三个字,不由一个激灵。

    脑袋和拨浪鼓一样,自言自语道:“单身好,还是单身比较好。”

    一行人见王麻子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模样,也没去理会他。

    阴阳老人的目光凝视远方。

    即便隔着一座大山。

    但距离,在他的面前,等同无物。

    凝视了片刻后,阴阳老人重新半眯上了眼睛:“还要一个时辰,如果顺利的话。”

    说着话,就见阴阳老人粗糙的手掌,拍了拍毛驴屁股上的包裹,将包裹盖头掀开,露出里面精巧如模型一般的阴阳客栈。

    不等赵客他们反应,就见周围星移斗转。

    人已经是在客栈的楼台之上,连带无岁的那口满是裂痕的棺材,也一并收进来。

    不过这一次阴阳老人并没有要把客栈收进包裹里的意思。

    “多谢!”

    姬无岁缓缓降身,向阴阳老人谢过。

    阴阳老人淡然一笑,挥挥手算是还礼,其他的事情只字不提。

    赵客见状心里突然有些变扭。

    上次无岁还吼着,要拆了阴阳老人的客栈。

    这次两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

    隐约的赵客感觉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只不过阴阳老人不肯说,无岁更是闭口不谈,赵客知道自己问也白问。

    索性不去提这件事,打算看看从无岁这边能否问出来。

    不过在这之前,自己还要请阴阳老人帮个忙,把山崖上,那个音乐盒带进来。

    肥猪他们怕是还困在里面呢。

    这件事,阴阳老人没有拒绝。

    《罗娜女巫的恶作剧》在激活状态下,是无法被移动的,但这对于阴阳老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干煸粗糙的手掌,只是隔着虚空抓去,

    就见周围虚空挪移,仿佛这一抓,一掌便是抓到了天际般的遥远。

    伴随着一声似是玻璃一样的碎裂声下,断崖周围的空间轰然崩碎。

    这一片大概十余米平方的空间,硬生生被阴阳老人给扣下来,握在掌心。

    随即变成一团球体,被阴阳老人随手扔给赵客。

    赵客和王麻子两人面面相视,空间之能,到了阴阳老人这个地步。

    完全是任意拿捏。

    相比之下,赵客以前见到的那些空间系能力,怕是连阴阳老人的一点皮毛都比不上。

    赵客心里更是思量着。

    若不是洛女遭受了惩罚,身负重伤。

    怕是即便是无岁亲临,也未必能够把她的皮给扒下来。

    再不济洛女也能全身而退。

    就在赵客愣神思索的功夫。

    身后肩膀一凉,姬无岁的双手从后面轻抚在赵客的肩膀上,身子贴在赵客的后背上。

    不说话,只是仔细听着赵客健壮有力的心跳声。

    赵客想要转身,就听身后姬无岁道:“别动,我想再抱你一会,听听你心跳的声音。”

    赵客闻言心头暖洋洋的,手掌拍拍姬无岁的手。

    没有在说话,静静站在那里让姬无岁依靠着自己。

    王麻子见状,早就没了影子,不知道是找那个拐角里躲着去了。

    阴阳老人倒骑在毛驴上。

    她看的很清楚,姬无岁苍白的脸色上,嘴角溢出的那一抹金血,足以说明,她的伤,怕是绝不比受到惩罚的洛女好到哪里去。

    长叹口气“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呸,喂我一把狗粮。”

    …………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像是破了个大窟窿的风箱。

    一口混合着血水的浓痰,被荡沉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红婆婆。

    胸前两处刀伤,深可见骨。

    伤口上,更是缠绕着一股黑气,不但阻止他的伤口愈合,更是在不断腐蚀伤口。

    对此,荡沉的神情很无奈。

    双眼凝视这在被千军万马包围中的红婆婆。

    这个老太婆现在已经是杀红了眼,两把菜刀挥动,杀的血流成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但凡被菜刀扫中,绝无存活之理。

    “阿鼻屠元。”

    荡沉低声喊着这两把菜刀的名字。

    神色更加的苦涩,这两把刀,果然是一等一的杀伐利器。

    他胸前最初这两道伤口,不过只是破开了不到一厘米的皮肉。

    这才多久的时间,伤口就已经恶化到了,让他快要承受不住的程度。

    荡沉的伤很重,但他依旧站的笔直。

    身后金阁玉瓦,两个盘龙巨柱在身后撑开一片犹如仙境一般的天地。

    而在玉柱之上,金龙盘旋,手持一面门匾,上面用古文撰写这三个字:“南天门”

    
网站地图 老虎机游戏 真钱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网上百家乐
菲律宾太阳娱乐城登入 申博手机怎么玩 申博亚洲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申博138开户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app下载 申博棋牌游戏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代理开户 ag真人娱乐
申博太阳城登入 百家乐登入网址 ag国际馆 太阳城申博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