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若凡和寒一路闲聊,吃了顿烧烤,等回到御剑山庄已经快要天亮。

    沈若凡回到自己房间,虽然距离天亮已经没多少时间,也没什么上床睡觉必要,不过沈若凡还是先装一下的好。

    只是一踏入房间,沈若凡舒展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冷声道:“出来。”

    “王爷好本事。”

    一个朗润的男声响起,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金钱鼠辫?满人?找本王做什么?求死?”沈若凡道。

    “是求和。”男人认真道,“在下叶赫那拉永诺,汉名叶永诺。”

    “你的名字我没兴趣知道,说是怎样的求和呀?老实说,我对你们实在没什么信任可言。而且你们游牧民族不抢,就算是你们的汗同意也没用,说不定还会被罢免。”沈若凡道。

    “王爷此言差矣,我们满人也是热爱和平的,只不过是族内许多不修礼法,不学圣教所以才连年犯边,使得如今关系恶劣。”叶永诺道。

    “随便你们怎么说吧。你们是求和还是求战,其实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本王是江湖的逍遥王,不惹政治。”沈若凡道。

    “王爷此言差矣,这江湖和朝堂是一体的,若没有江湖,大明早亡,御剑老国公,更是一人当一国。而王爷同样如是。”叶永诺道。

    “别说奉承话,我若有爷爷的武功,便先去你们关外,把你们的大汗胤禛杀了了事。”沈若凡道。

    “那在下便要多谢王爷。”叶永诺道。

    “多谢本王?你不是胤禛的人?你是胤禩的人?”沈若凡挑眉道。

    “王爷果然足智多谋,那在下的诚意,王爷应当是信了的。”叶永诺笑道。

    沈若凡一咧嘴,胤禩,也就是清宫剧里面著名的八爷,又是一个被魔改的人物,按照原本历史,是被现在的胤禛,历史上的雍正碾压了,成为九子夺嫡的失败者,这里虽然依旧失败了,还是没有刚过胤禛,不过没死,反而纠结了十数万兵马在和蒙古对干。

    一方面是清对抗蒙古的重要力量,让胤禛下不了狠手,免得自毁城墙,另一方面,也怕把胤禩全部给推到蒙古一边,然后蒙古把清给吞了,所以明明知道自己手下有这么个有异心的,胤禛也不敢做绝了。

    当然这点也离不开大明的“善心”,显然大明是很喜欢别人家内乱的,所以在自己都穷的时候,竟然还能分出钱来给胤禩,所以这些年,大明边境还算安稳。

    大明皇帝也就是这么浪了,像朱怡睿还有心思对付起武林来。

    “你的意思是想让大明扶持你家主子取代现在的人?有想法?但凭什么呀?而且还是那句话,这找本王做什么?本王只不过是一江湖闲人。”沈若凡道。

    “王爷何必如此谦虚?这天下如今还有谁不知道江南逍遥王是天下第一刀,是大明江湖的头一号人物?王爷跺一跺脚,整个江湖乃至天下都要颤抖。尤其是当今大明天子对王爷的信任器重,让人羡慕嫉妒。王爷您说一句话,可比满朝文武说上百句都管用。”叶永诺道。

    “然后我凭什么要帮你?或者说大明凭什么要帮你,空口白话不值钱,谁知道是不是你们设下的计谋?”沈若凡冷笑着,“现在出去就是,你的话本王会传达过去,然后同不同意,接下来该如何,与本王无关。”

    “王爷用刀如神是天下第一的刀客,威名就算在下远在辽东也听得清楚,所以特意奉上一份薄礼,是当年一代大侠胡三通的万象刀法,希望王爷笑纳。”叶永诺眼珠一转,连忙从怀里将一份薄薄的秘籍奉上。

    沈若凡淡漠的扫了眼,万象刀法,的确是本有名的刀法,刀如其名,包罗万象,胡三通当年也是强的离谱,他却是也挺心动,不过面上还是冷漠道:“你觉得这刀法比惊魔一刀如何?”

    叶永诺心里一凉,万象刀法竟然无法让他满足,但这已经是自己所能提供的最好刀法……

    “一切请便,当今天子深谋远虑,对这事自有考虑。”沈若凡道。

    “但当今天子毕竟年幼,如果没有王爷从旁辅佐,想要让天子同意如何困难?大明与清本就是一体,我等大汗原本便是大明建州卫指挥使,并以此为豪,这不过是天下一统,大明天子有不世之威。”叶永诺道。

    沈若凡呵呵,以此为豪?你还真不怕努尔哈赤从棺材里面蹦出来呀,不过不是我家祖宗,是你家祖宗的,随便气,沈若凡心想着,但又想努尔哈赤姓爱新觉罗,也不是这货的祖宗。

    见沈若凡油盐不进,叶永诺心中暗自着急,这闲散王爷果然难缠,难怪年纪轻轻就达到如今地位,只是这作风和往常的汉人文士一点都不同,真是个汉人吗?

    眼见苦等一夜却只是这个结果,叶永诺最终还是妥协道:“我家主子是诚心与王爷结盟,为此甘愿奉献一个巨大秘密。”

    “大秘密?”沈若凡心里来了些兴致,但面上依旧一脸怀疑的表情。

    小狐狸。叶永诺心里暗骂,继续开口道:“王爷可知赤帝宫?”

    “自然知晓,这普天下恐怕也没多少人不知道。”沈若凡不动声色,却暗暗留心,赤帝宫,还真是玩大的。

    “那王爷可知赤帝宫将现世?”叶永诺道。

    “这就是你的秘密?这天下知道的人不多,但本王恰好知道些。”沈若凡道。

    叶永诺心下一沉,知晓不真弄出点东西来,怕是不能让沈若凡满意。

    “那王爷可知赤帝宫的大秘密就在岭南。”叶永诺道。

    “岭南?”沈若凡脸色微变,他好像有点明白东瀛忍者去偷老爷子玉佩的原因。

    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赤帝宫的消息竟然是在岭南那个没人管的地方,罪恶之都,混乱之都,谁在中原混不下去的就去那里混。

    “本王凭什么信你说的都是真的?”沈若凡道。

    “是真是假,王爷只要查就一定查得出来!在下相信王爷有这个本事。”叶永诺道。

    “本王姑且信你,你先下去吧。本王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圣上的。”沈若凡道。

    “多谢王爷,事成之后,必有厚礼奉上。”叶永诺将万象刀法留下,自己从旁边离开。

    “从窗户走还真没礼貌。”沈若凡摇了摇头,伸手翻了翻一边的万象刀法就又将它合上,胤禩的事,倒是小事,毕竟不是江湖事和自己无关,就看阿睿还有秦老爷子怎么鼓捣。可是赤帝宫、岭南、老夫子这三件才是真麻烦,悠闲一个月,又要忙啊?
网站地图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游戏注册 老虎机游戏
申博网址 太阳成菲律宾网站 申博现金百家乐登入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申博百家乐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代理开户
太阳城代理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