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娱乐注册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神职加身:夜游神!
?    见那八个衙役装扮的厉鬼,舞动着各自手中的兵器,朝三人袭来,黄少宏先试着用金属异能操控着八鬼手中的兵器,结果完全无用。

    这说明八鬼手中的兵器,并非金属之物,多半是用阴森鬼气幻化出来的东西。

    黄少宏手中不慢,直接把手中的金佛朝前面递了过去,淡淡的佛光没有任何变化,而那八个厉鬼,沐浴在佛光下,仿佛不受任何影响直冲过来。

    ‘学友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叫道:“他们不是厉鬼,是鬼差,有神职护体不惧佛光!”

    说话的同时,直接将手中大剑朝冲来的厉鬼飞掷出去,手掐剑诀,念诵法咒: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斩!”

    那大剑瞬间有了灵性,化成一道剑光,直接将一只厉鬼劈成两半,那厉鬼惨叫一声化作黑气,瞬间消散。

    黄少宏也看出名堂,原来在这城隍庙中,金佛发出的佛光已经没有了对这些鬼物的震慑力。

    他迅速将金佛往十方怀里一塞,大声叫道:“自己小心!”

    然后施展自己闯出的绝学‘撞不周’合身朝一只厉鬼怀里撞去。

    那厉鬼青面獠牙,手中水火棍高高举起,还没等砸下来,就‘轰’的一声就被黄少宏一记‘撞不周’合身撞在胸口,立时身体爆开。

    黄少宏这一下爆发出全力,莫说是鬼气凝结的灵体,就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被他撞在身上也要身体爆开四分五裂。

    此时他全力催动气血大丹,一身血气如沸,对于那些鬼物来说便如烈日岩浆,熊熊火焰。

    那厉鬼虽然有神职护体,能扛住金佛的佛光和黄少宏气血的阳刚之气,但毕竟不是真正鬼差,法力低微,全凭一腔怨煞之气撑场面。

    被黄少宏撞散的瞬间,便失了神职护佑,再也抵挡不住这等强大的蒸腾气血之力,‘嗤嗤’几声黑气化作白烟,被烧的魂飞魄散。

    黄少宏一记‘撞不周’轰碎一只厉鬼后,身影一闪,朝另一个举着金瓜锤砸向十方的恶鬼而去。

    十方小和尚在黄少宏和‘学友哥’分别对上厉鬼之后,也被一只凶恶的厉鬼衙役盯上,举着手里金瓜锤就朝他打去。

    小和尚心惊胆战,脚下不稳,退后的时候两脚拌蒜,竟然直接跌倒在地,这一来再无躲过可能,只能闭目等死。

    眼看着那成人拳头大小的金瓜锤头,就要砸到十方那光溜溜的秃头上时,黄少宏已经到了近前,虎爪一探,立刻打出虎形真意。

    一声虎吼凭空响起,震得那厉鬼身体激荡,竟然起了涟漪,神魂都有些不稳。

    ‘嘭’黄少宏虎爪之下,直接把那由阴森鬼气凝结而成却与金铁无异的金瓜锤头直接抓爆,变成丝丝黑气,又在气血蒸腾的阳刚之气下,化成丝丝白烟消散开来。

    救了十方,黄少宏便立即从行囊里扯出可以对付魂体的‘鬼丸国纲’,身形闪动之间,横空挪移,施展出九阴绝学【螺旋九影】。

    瞬间分化出五道虚影,连劈出五记刀光,将剩余的五个厉鬼衙役直接斩杀,那五鬼被斩之后,灵体被鬼丸国纲吸收扯进刀身,成了这把刀自己进补的养分。

    ‘学友哥’在出其不意斩杀一只厉鬼衙役之后,便和另一个厉鬼衙役斗在一起,可瞬息之后,刀光闪过,面前那只厉鬼直接被斩成两半消失不见。

    这样的变故把他都吓了一跳,咋舌道:

    “有没有这么夸张,你用刀比我用飞剑杀的还快!”

    坐在堂案之后的黑山老妖,见到手下八个厉鬼衙役被斩,眉毛一挑,看着黄少宏不以为意的道:

    “怪不得树妖姥姥会在你手下吃亏,原来是‘换血超凡、血如汞浆’的武道宗师,不错不错,听说你还有一手雷法,不如用出来,让本神瞧瞧!”

    黄少宏直接就从行囊里扯出一根火箭筒,随手就扣动扳机,一颗飞弹冒着尾焰直接朝堂案后的黑山老妖飞去。

    黑山老妖不慌不忙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朝前罩定,丝丝黑气飞速从如玉般的五指尖处喷涌出来,在身前丈许处,形成一只和他手掌一个模样的斗大巨掌,直接朝飞来的火箭弹抓了过去。

    那火箭弹被黑气凝结的大手抓住之后,瞬间就被黑气包裹,紧接着‘轰’的一声闷响,有火光在黑气之中闪出,想来是那火箭弹已经爆炸开来。

    但黑气涌动之下,此起彼伏,将爆炸威力尽数消耗在黑气之中。

    一颗能摧毁坦克,炸塌房屋的单兵火箭弹,在这神殿中爆开之后,就这样被化于无形了。

    “我当是什么雷法,不过凡间火药罢了,威力虽然极大,却也不过如此!”

    黑山老妖摇头叹息,不知为何,黄少宏三人竟然能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既松了口气,又有些惆怅的表情。

    黑山老妖说完,拿起惊堂木‘啪’的又是一敲,高声喝道:“六将何在!”

    话音一落,立刻黑气凝聚,又显出六个身影,同时躬身抱拳:“末将在!”

    这一次这六个身影,让黄少宏三人都不由得眼神一凝。

    这六人之中有四个鬼物的造型简直太经典了,这四个分别是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的形象。

    黄少宏面对这样耳熟能详的形象,心里直打鼓。

    这时候他心脏里那破铜忽然开口道:

    “怕什么,这世界要是真有牛头马面,那也是神灵投影而已,况且便是在大千世界中,也只有阴曹地府中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才是本尊,其他的都是普通厉鬼,就和你们凡间的保安一样,统一制服罢了!”

    在破铜和黄少宏哔哔的时候,黑山老妖朝六将吩咐道:“甘柳、范谢、牛马六位将军,助本神将那堂下三人拿下!”

    那城隍六将,当即抱拳领命:“是!”

    ‘学友哥’从这六将出现,眼神就一直紧紧盯在他们身上,此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糟了,这六个是鬼将实力的厉鬼,咱们不可能胜过他们!”

    他说完,猛然断喝道:“奇门飞甲,出鞘!”

    随着他一声喝令,身后的木匣立时飞空而起,眨眼间,分解成数百碎片,组成一件甲胄,套在‘学友哥’身上。

    他转身朝黄少宏说道:“你带着十方先走,我用大招垫后!”

    黄少宏没想到这货这么义气,打算客气两句就开溜,当即道:“这不好吧,要不然你带着十方先走,我来垫后!”

    “黄兄高义,告辞!”

    ‘学友哥’一把拉住十方,两只脚化成一片幻影,眨眼之间就冲出庙宇,跑的不见影踪了。

    “我......靠......”

    黄少宏都没反应过来这小子就已经不见了,联想这货穿上那件跑路的宝甲,显然是早有预谋,晃点自己。

    在这一刻,黄少宏的腹黑程度被‘学友哥’刺激的更进一步,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爱谁谁!

    此时见跑了一个,城隍六将,立刻散开将黄少宏包围在其中,省的他也跑了。

    白无常拿着哭丧棒、黑无常拿着拘魂索,牛头持着断魂叉,马面拿着锁魂枪,剩下甘柳二神拿着阴阳水火棍。

    眼看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就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堂案后黑山老妖,忽然说道:“慢!”

    那城隍六将脚都迈出去了,生生又收了回来,对黄少宏围而不攻,他们知道自家老爷有话要说。

    只见黑山老妖高居庙堂,指着黄少宏说道:“本神怜你一身修为不易,若在此身死道消太过可惜,不如你投在本神座下,日、夜游神的神位,任你选择如何?”

    “大人不可啊!”

    忽然一个忽男忽女的声音响起,神庙后墙上多了一道门户,树妖姥姥从后堂走出,朝黑山老妖施礼道:

    “大人,小妖已经投在您的麾下,做了判官一职,又给你献上小卓、小蝶两名爱妾,堂下这人乃是小妖的仇人,您可不能饶了她啊!”

    黑山老妖不悦道:“本神谋划了三百年,如今紧要关头正是用人之际,难道姥姥你要为了一己之私,影响到本神大计吗?”

    他越说到后面,语气越是严厉,到得最后如鬼啸一般刺耳尖历,即便黄少宏武道宗师境界,也被震得耳膜生疼,暗叫厉害。

    黑山老妖说完,气势全开,身上鬼气升腾,地面和四周墙壁在这一刻都结出寒冰来。

    城隍六将同时跪倒:“大人息怒!”

    黄少宏在这一刻只感觉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把他压得都要跪倒下去,他气血和真元已经催发到极致,生生顶住了身上的压力,即便如此,身上的骨骼也被这股无形压力,压得咔咔作响。

    直面这股压力的树妖更是不堪,眼中带着一股怨毒之色低下头去,恭敬的说道:“小妖不敢!”

    黑山老妖哼声道:“本神百年前就献祭了整个郭北镇,若非你在紧要关头招惹那燕赤霞,让他误闯入郭北县,用‘轩辕神剑’破开阴阳,坏了本神五百年的道行,我还用等到今天么!”

    他说着朝树妖姥姥一指:“若是这一次的献祭,再因你而出现什么差错,我要你的命!”

    黑山老妖可能是想起了往事,说话的时候,已经愤怒到极点,甚至连‘本神’都不说了,直接就用‘我’来自称。

    树妖姥姥被黑山身上的压力,压迫的双膝跪地,头伏在地上,恭谨道:“小妖不敢!”

    黑山老妖见她服软,语气也是一缓,转而安抚道:“不过你也放心,若是这次本神大功告成,尔等皆有好处!”

    那城隍六将与树妖姥姥,同时感激涕零,连连道谢。

    黑山老妖目光落在黄少宏身上,开口道:“考虑的如何了?”

    黄少宏心里飞速盘算了一下,如果现在弄个原子弹出来炸了,能不能弄死这些妖魔鬼怪不好说,但白云、十方,还有刚才特仗义跑了那货,估计全都活不了。

    若是将一众战宠放出来,胜负也难以预料,不如看看对方搞什么名堂好了!

    当即假装沉吟了一下,问道:“敢问这日、夜游神可是阴司正神?”

    黑山老妖哈哈大笑:

    “你进庙之前没看匾额么,本神乃是‘婺州城隍’,主管婺州地界阴司大小事务,任命你为日夜游神,自然便是阴司正神,这还有何怀疑,你若点头,神职加身立刻便是肉身成神,长生可期......”

    黄少宏闻言露出‘欢喜’之色,脸上又迟疑道:“好是好,如果城隍大人您能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做这个日夜游神好了!”

    那树妖姥姥在一旁尖声喝道:“大胆,在大人面前还敢不识好歹,当真该死!”

    她说着朝黑山老妖说道:“大人,依我看这人不识好歹,留着恐为后患,不如趁早除掉为好!

    黑山老妖本来对黄少宏的说词也有些不喜,但听树妖姥姥的话,不由得皱起眉头:

    “姥姥,刚才本神说的话,你半点也没放在心中吗?”

    树妖姥姥顿时又跪了下去:“大人,小妖知错了!”

    黑山这才满意点头,转向黄少宏说道:“你有什么要求,不妨说来听听!”

    他说话的时候虽然语气平淡,但一股淡淡的威压已经散开,显然如果黄少宏提了什么过分的要求,或是故意耍他,那必然就要迎接他的雷霆怒火。

    黄少宏直接开口道:“我的要求就是我不跪!”

    他用手一指城隍六将和树妖姥姥:“大丈夫跪天地父母,师长恩人,我不想如他们那样朝大人你跪拜,我觉得躬身抱拳已经足够表达我的尊重了!”

    说完就一脸淡然的看着黑山老妖。

    黑山老妖脸色数次变换,最终神色一松,露出一丝笑意:

    “武道宗师嘛,有傲骨也是应当的,否则也难有今日成就,好,本神就应了你又如何,日后传扬出去也能成为一件美谈!”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从堂案后走了出来,缓步走到黄少宏身前:“那么你选择吧,是做日游神还是夜游神呢?”

    黄少宏暗中小心提防,表面上装作思考的样子说道:“夜游神好了,我这人夜猫子,晚上睡不着觉!”

    黑山老妖一翻手,手中便出现一块,刻着‘夜巡’二字的黑色玉牌:“这是夜游神牌,你咬破舌尖,用精血喷在上面认主,便能神职加身了,以后监督婺州地界的人间善恶就要靠你了!”

    本来还打算虚与委蛇的黄少宏,在这一刻犹豫了,要口头应承还行,可让他滴血在那黑牌子上面,谁知道里面有什么陷阱猫腻。

    “怎么,你不愿意?”

    黑山老妖见他犹豫,不由得眯起眼睛,身上气势升腾。

    便在黄少宏想要放出那面‘杏黄小旗’的下品仙器,看看能不能凭此逃走的时候,心脏里那块破铜片子又开口说话了:

    “快滴血认主,那玉牌里虽然有他的禁止,但有我在你完全不用怕,另外我知道他要做什么,到时候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黄少宏在心里回道:“你可别坑我!”

    “我什么时候坑过你!”

    “咦......?”

    黑山像是感觉到什么,神念发出瞬间将黄少宏笼罩其中,那破铜在这一刻瞬间陷入沉寂。

    黑山半晌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当即又将玉牌递了过来。

    黄少宏拱手道:“多谢大人!”当即不再犹豫,伸手接过玉牌,咬破舌尖一口血喷了上去。

    下一刻玉牌将那口精血尽数吸收进去,立时光华流转,黄少宏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自己冥冥中与这玉牌多了一丝无形的联系,身上也多了一层淡淡的黑色豪芒。

    黑山哈哈笑道:“我婺州城隍座下,又多了一员猛将啊!”

    他刚说完异变突生,一个人影如同幻影一般冲了进来,高声叫道:“黄兄,我心中不安,来救你了!”

    正是刚才‘跑路’的学友哥,他说完看也不看,一把抓住黑山老妖的胳膊就往外跑,道法加持下,瞬间便不见踪影!

    黄少宏都看懵了,‘学友哥’这波操作简直666啊,你要早这样舍己为人把黑山老妖带走,我哪还用委曲求全答应对方什么条件啊!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138官网 咪牌百家乐 盛618网址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在线138真人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5588登入 太阳城在线存款登入
保险百家乐 申博138 太阳城亚洲开户 菲律宾申博开户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ag真人娱乐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网址 盛618官网 申博登入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