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现在,秦寿是真的没办法了……

    百无聊赖,秦寿翻弄着自己的黑魔神盒,企图找出个能救命的东西。

    奈何,翻了半天,里面吃的不少,但是能用来打仗的,基本上没有。

    “哎,早知今日,就应该准备点穿云箭之类的东西了。危急关头,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秦寿正嘀咕着呢,忽然,他发现黑魔神盒里有东西在动!

    秦寿立刻看过去,结果那边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早就说过,黑魔神盒里是一个世界,一个无比压抑的黑色世界。天空中乌云翻滚,大地上流淌着不知道是血液还是岩浆的红色液体……遍地尸骨,一望无际。

    而黑魔神盒放东西的地方,就是一座如同王座一般的山峰。山峰外有一圈看不到的结界,秦寿出不去,外面的东西也进不来。

    事实上,这么多年,秦寿就没见外面的东西动过。他一直觉得,这就是某个人,或者说这就是济癫的一个恶作剧而已。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外面也没有世界,就是类似于贴画的东西而已,所以他从没有在意过。

    但是就在刚刚,他真的看到了外面有东西在动!只是仔细观察的时候,却又看不出来了……

    “幻觉?”秦寿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清风忽然拍了秦寿一下,道:“大阵快扛不住了,用你的法子!”

    秦寿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这是你说的啊!”

    清风一咬牙,一脸心痛的道:“不管怎么说,不能便宜了他们!”

    秦寿一拍巴掌道:“说的太对了!”

    随后清风在秦寿耳边说了什么,最后叮嘱道:“记住了,错一个字都没用!”

    然后秦寿哈哈大笑中转身就跑了。

    眼看着金色的碎片势如破竹一般在天空大阵中来去纵横,并且这东西的目标十分明确,每一次的冲击,必然是一处阵眼被破坏!看到这一幕,清风和明月心中是惊慌之余,更多的则是震惊,纷纷猜测这究竟是什么神物,竟然如此恐怖。

    不过两人马上就收回了目光,对望一眼后,大喊道:“山蜘蛛还有那个穿红衣服的娘娘腔,你们有本事自己进来啊!”

    “就是啊,一个大老爷们穿红衣服,你丢不丢人,害臊不害臊?”

    “你瞪什么眼珠子?眼珠子多,你就有理啊?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东西,还来欺负晚辈,还妖族天庭大将?我呸!”

    “对!我呸!狗屁的大将,我看是豆瓣酱还差不多。我要是东皇太一,就你们这种丢人的玩意,有一个杀一个,留着都嫌害臊!”

    ……

    清风明月已开嘴,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本以为两个跟随者地仙之祖的道童,可能不太会吸引对方注意力,至少骂人什么的肯定不在行。

    但是,当两人开口后,所有人都发现,他们小瞧这两位天资奇葩的道童了。

    尤其是秦寿,特意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猛的一拍脑袋,嘀咕道:“差点忘记了,《西游记》里这两个道童可是把唐僧师徒骂的狗血淋头,猴子都快气疯了。现在看来,两人应该还处于热身状态,等会找到状态了,肯定还有大戏看。”

    秦寿瞥了一眼远处的山蜘蛛和红盔甲男子,果然山蜘蛛被骂的眼珠子都红了,直呼:“气煞我也!气煞我也!这么多年谁敢这么骂我?啊呀呀呀……”

    红盔甲男子没说话,但是盔甲缝隙里却不断的往外冒黑气,就跟气冒烟了似的,显然也气的不轻,不过他没乱叫,而是冷哼一声道:“你们懂个屁!狗屁的脸面,那是个什么东西?那不过是你们人族执掌天道后作茧自缚的把戏而已!我们妖族天庭,不信什么脸面,不信什么仁义礼智信,我们只信一个,强者为尊,胜者为王!能赢,管TM什么方法,杀了你,就剩下我一张嘴了,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说我是顶天立地的这君子,说你们是遗臭万年的废物,又如何?世人只能听我的,难道你们还能活过来辩解不成?”

    此话一出,顿时将清风和明月怼的哑口无言……

    秦寿都忍不住竖起一根大拇指道:“我曹,虽然很不要脸,但是不得不说,真理啊……”

    然后秦寿仰头看着那高大的人参果树,深吸一口气道:“清风明月,看你们的了,兔爷我就要拯救人参果树啦,哈哈……”

    清风明月不知道该如何辩驳了。

    这时候魁三开口了:“扯J8犊子,我爹说过,违心的都是傻逼。你们做了,还不承认,自我粉饰,就是傻逼!”

    红盔甲男子顿时一愣,怒道:“你骂谁?”

    魁三一撸袖子,扯着破锣一般的大嗓门叫道:“骂你!咋的!你个傻逼!”

    红盔甲男子怒道:“满嘴脏话,你还算什么人类?”

    魁三呸了一声:“你才是人类,你全家都是人类!你个傻逼!”

    红盔甲男子指着魁三道:“你才傻逼!”

    魁三指着红盔甲男子和山蜘蛛骂道:“你们两个都是傻逼!一堆眼珠子在那瞎眨巴啥?真傻逼!”

    山蜘蛛没想到战火一下子就燃烧到自己身上了,怒道:“傻子,你骂谁?”

    “我骂你你都不知道?你个傻逼!”魁三好不讲道理直接开骂。

    看到这一幕,原本被怼的不知道说什么的清风和明月宛若醍醐灌顶一般……

    然而没等两人开口,就见李贞英一撸袖子,上前一步,涨红了小脸,鼓足了勇气,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喊道:“你们这两个大傻逼!”

    “你怎么也骂人?”红盔甲男子怒喝。

    李贞英骂了一句后,只感觉全身血液流速都快乐,身心俱欢,畅快无比,于是哈哈大笑道:“我喜欢这种感觉!大傻逼,骂你咋的?就骂你了!我就骂你了!没理由,但是我就骂你,你个大傻逼!”

    这时候,中山道人和青铜龙也反应过劲来了,心道:“对啊,骂他还需要理由么?直接开骂就是了,哪用向清风明月那样弯弯绕绕的!”

    于是两个老油条加入了战场,顿时山蜘蛛和红盔甲男子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遭了秧。

    两人乃是妖族天庭大将,妖族天庭的时候就是实力为尊,强者至上的原则。两人能征善战,一言不合直接开打就是了,啥时候经历过如此不讲道理的骂战?顿时气的两个人两眼通红,气息乱窜,恨不得立刻破了大阵冲进去杀人。奈何,大阵不破他们也只能干瞪眼。

    两人很像也骂回去,奈何,论打架他们一个可以团灭了里面的渣渣。但是论骂架,貌似里面最弱的李贞英都比他们嘴皮子利索!

    两人气的七窍生烟,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死死的盯着黄金碎片的去向,只等大阵一破,进去杀人!

    终于,在两人的盼望中,天空大阵破碎了!

    在破碎的瞬间,山蜘蛛怒吼一声:“鬼车,你不要跟我抢,我要杀了他们!”

    说话间,山蜘蛛已经如同一座小山一般,轰隆隆的冲了上去!

    一时间地动山摇,山蜘蛛狂暴的气息如同巨浪一般拍在了五庄观中的众人身上,压的几个人面色铁青踉跄后退,他们知道,这一战怕是真的挡不住了。

    清风吓得嘴唇发紫,危机中大声呼喊:“兔咋!”

    就在这时,一声呼喊响起:“别动!否则我杀了它!”

    这一声呼喊,撕破了之前的对峙气息,山蜘蛛那六只眼睛同时扫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这一看,他猛然刹车,几乎在撞碎五庄观大门的瞬间,停了下来,同时惊呼:“住手!”

    鬼车也面色凝重的看向了说话的方向,那个方向,正是五庄观中人参果树的位置!

    只见一只兔子站在房顶上,手里拿着一根小树苗。那小树苗个头不大,但是若是仔细观察,必然能发现,他上面跟叶齐全,枝繁叶茂,上面还有苔藓……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的大树一般。

    大树上还挂着一些小小的,如同小娃娃一般的果子。风一吹,一股清香飘来,两人都是精神一震。

    看到这一幕,鬼车惊呼道:“人参果树?!”

    山蜘蛛下意识的道:“怎么这么小?”

    秦寿道:“这人参果树怎么变小的,你们无需知道。总之,这是货真价实的真货就是了。你们要是敢往前一步,兔爷我直接一口吃了!”

    “你敢?!”山蜘蛛怒道。

    秦寿张大嘴,作势就要塞嘴里。

    山蜘蛛赶紧叫道:“别!别吃!”

    秦寿停下动作,道:“不吃也行,你们先退出一万里再说。”

    山蜘蛛迟疑的看向了边上的鬼车,鬼车点点头道:“好,我们退。”

    说完,鬼车开始往后走了,就在这时,鬼车突然一下子扯下头盔,露出一个黑洞洞的黑洞,脖子出忽的窜出十个鸟头,同时盔甲炸开,双翅一展,瞬间化为一只九头巨鸟!最诡异的是,这九头鸟虽然有九个头,却有十个脖子,只不过第十个脖子上并没有鸟头而已。

    九头怪鸟同时一声尖叫,那声音宛若火车轰鸣一般,仿佛要将天地刺穿一般,无比刺耳,无比恐怖的气势瞬间降临!

    李贞英、魁三、中山道人、青铜龙、清风、明月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压在了地上!

    他们惊恐的发现,他们虽然能思考,但是灵魂竟然控制不了肉身了!

    山蜘蛛见此,哈哈大笑道:“鬼车,鬼车,说的可不是车!鬼车是鸟,只不过夜里会发出车的声音,所以被称之为鬼车。他最擅长的不是刀,而是灵魂。鬼车大人,实力比我高了一层次,半步大罗金仙!就你们几个废材,还想跟我们斗?他不让你们动,谁能动?”

    说完,山蜘蛛看向秦寿,冷笑道:“兔子,你的想法虽然不错,可惜实力不够,再多的阴谋诡计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鬼车的一个鸟头转过来看着秦寿,道:“兔子,你不是要吃人参果树么?你再吃一个我看看!”

    山蜘蛛哈哈大笑道:“除非他是大罗金仙,否则想动?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然而就在这时,秦寿对着两人眨了眨眼,然后将人参果树差点塞进了嘴里,呆萌的问道:“你们确定要我吃么?”

    “什么?!”鬼车和山蜘蛛都如同见了鬼似的,看着秦寿!尤其是鬼车,九个脑袋,九张脸,直接上演了九脸懵逼的大戏!

    秦寿又问道:“确定要吃么?”

    说完,秦寿作势就要咬下去了!

    “慢着!”山蜘蛛大喊一声,示意秦寿别吃。

    鬼车也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寿,问道:“你竟然还能动?”

    秦寿撇撇嘴道:“凭啥不能动?就凭你脸皮比我多?”

    鬼车没跟秦寿扯嘴皮子,而是九个脑袋同时眯着眼睛看着秦寿,低声道:“兔子,看着我。”

    秦寿下意识的抬头看他,只见那九个脑袋的九双眼睛同时放出九中颜色的光,光芒诡异闪烁,一时间秦寿竟然看不清对方究竟有几个脑袋……

    不过秦寿却不管那么多了,知道对方又放大招了,反正他没本事反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开吃!

    “住嘴!”鬼车连忙大叫道。

    秦寿果断住嘴,然后眼前的光消失了,一切都清明了起来。

    鬼车这次看秦寿的眼神,就更加诡异了,嘴里嘀嘀咕咕的道:“怎么可能?他的灵魂明明十分弱小,我怎么控制不了他?第一次是灵魂镇压,相当于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压了五座大山的力道,按理说他已经动弹不得了。第二次,我施展的是灵魂和肉身分离,让他控制不了肉身,结果他依然能动……这TM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山蜘蛛咽了口唾沫,传音给鬼车:“会不会是个高人,逗我们玩呢?”

    鬼车有点吃不准,道:“他明明还没成仙,但是速度却不弱于地仙,肉身强横,灵魂诡异……总之他身上存在了无数不合理的诡异。”

    山蜘蛛道:“怎么办?”

    鬼车道:“我们动手,他就吃了人参果树。僵持对我们不利,遮掩天际,骗不了镇元子太久,他若是回来,我们就难走了。”

    就在这时,两人眼睛一亮,侧耳倾听了什么,随后彼此眼中亮起一抹坏笑……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开户服务登入 申博在线会员登入 申博游戏注册登入 申博138网址登入
申博网址 太阳城app下载 保险百家乐 老虎机游戏
ag真人娱乐 捕鱼游戏 ag真人娱乐 盛618网址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