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帕特里克·海尼格先生已经掌管劳力士公司许多年了,这家公司和苹果比较类似,都是由一群人组成决策机构,不同点在于劳力士由一家基金会管理,苹果公司则是一家公司。

    自从叶冬青持有的苹果股票越来越多之后,董事会的权力正在被削弱,他已经占到两个董事会名额,而且随着股份进一步增加,还有可能占据更多,除了淡水投资集团之外,其余的股份依旧非常零散。实际上总共有四位董事会成员背后的势力,已经将股票转卖给了淡水投资集团,进而引发了些小纷争,这些以后再说,不是今晚的重点。

    近几十年代,随着其他势力的介入,钟表行业也在形成寡头势力,绝大部分品牌在商业浪潮中被大型集团收入旗下,例如宇舶、真力时、泰格豪雅、宝格丽等隶属于LVMH集团,宝玑、宝珀、浪琴、天梭、欧米茄等品牌隶属于斯沃琪集团,而江诗丹顿、卡地亚、伯爵、万宝龙等品牌隶属于历峰集团,独立的手表制作工坊已经不多了。

    海尼格先生没什么野心,管理一家公司绰绰有余,可再大些有点有心无力了,出于小心谨慎,导致账户上躺着许多现金,这也是他们能拿得出十五亿欧元巨款,到美国这边来谋求投资的原因。

    假如叶冬青没记错,上一世劳力士公司也确实被伯纳德·麦道夫给骗了,这老头和老伯纳德同属于一家俱乐部,两人之间的交情还算不错。

    但那貌似只是假象,毕竟老伯纳德坑他时候可没手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老伯纳德只想着将风险转嫁给叶冬青,然后让自己尽早脱身,怎么可能继续吸纳投资款,于是马克·伯纳德直接把他领到叶冬青面前来了,之前双方有过秘密约定,老伯纳德介绍客户过来可以拿到好处费。

    坐下之后亲自帮忙倒了瓶好酒,拥有三十多年历史的勒桦红酒,具体年份是1978年,直接从柜子上拿的,因此叶冬青压根不心疼,他可没少帮小爱德华赚钱。

    外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呢,叶冬青开门见山,告诉说:“海尼格先生,我知道我的年纪会让你感到疑惑,许多人都觉得年轻代表着不靠谱,但我可以保证,我绝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

    光我说你可能依然不信任我的公司,也许你可以找一支财务人员组成的团队,到我的公司来查查帐,我可以保证对外公开的一切数据都是真实的,随便怎么调查都行,因为我是凭借头脑赚钱,如果看见我的投资回报率,你肯定会感到诧异。”

    马克·麦道夫坐在旁边,忽然间觉得脸有些痛,主要是他老子就是玩庞氏骗局的大盗,被叶冬青的这番话刺激到了,然而只要这桩生意能谈成,他家会有一大笔钱进帐。

    想到这点以后瞬间就无所谓,在一旁帮腔道:“资料我已经给你看过了,我父亲以他的名誉保证,这种理财产品确实值得购买,现在华尔街每位投资人都认识他,认识淡水投资集团,我可以带你去纽约看看,住在我父亲的庄园里,也许还能下棋打高尔夫球之类。”

    “我喜欢纽约,也喜欢这场派对,实际上我已经了解过你和你的公司,从成立以来的表现看,确实非常亮眼,但我依旧不确定这种神奇会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海尼格先生说话时候摇头晃脑,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身上甚至带有老人味,继续说道:“也许我会买一些这种理财产品,但几乎不可能全买,毕竟要分摊风险,马克,你确定你的父亲短期内不会再接受投资吗?”

    见此,马克·麦道夫告诉说:“不如你先享受这场派对,让我再跟我父亲商量一下怎么样?你跟他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相信有赚钱的机会一定不会忘记你,OK?”

    老海尼格笔划个OK手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告诉说:“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事成之后我会请你父亲在我的滑雪度假村里享受几天,请转告他那里有最棒的雪茄和美女,他甚至可以对着雪山打高尔夫球……”

    叶冬青有点凌乱,因为他发现这老头对自己公司一点都不感兴趣,就像巴菲特先生当初所认为的那样。

    也许他们没有变,只是这个世界变了,老一辈商人们很难理解这个正在构建中的信息社会,自然也不会投资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东西。

    等到老海尼格离开去甲板上之后,叶冬青翻白眼举手作出投降状,嘴里说着:“好吧,我是个骗子,我根本管理不了这笔钱。上帝啊,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看来你父亲身上确实还有值得我学习的东西,比如怎么让这帮老头心甘情愿把钱拿出来。

    计划有变,以后还是继续由你父亲募集资金,然后再转到我的公司来吧,比起应付什么都不懂的投资者,我更愿意多支付那点银行手续费。”

    让他生气的是自己那么多话白说了,得到的只是无意义的应付,他敢肯定如果老伯纳德不上场,老海尼格绝不会买入淡水投资集团的理财产品。

    “他们可能更愿意和同龄人打交道,就像我更愿意向你学习一样。”

    马克·麦道夫的这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让叶冬青舒服,却又不显得过了火候。

    叶冬青解开两颗西服纽扣,坐下又倒了杯红酒,开口道:“还是让你父亲来吧,差价都是你们的,还是按照上次的价格来计算,没有任何管理费,不过我再要五十亿美元左右就会停止继续募集资金了,手里的钱已经足够让我发展。”

    “可以,我待会儿就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件事,你觉得等到这老头准备返程时候,我再告诉他我父亲决定拿他的钱了,这样怎么样?”

    “挺不错,会让他觉得没白来美国,恰到好处的时间也能让对方放松警惕,不会觉得你父亲是在骗他的钱。”

    “不不不,以前是骗钱,现在跟你合作,那就不是骗钱了……”
网站地图 ag真人娱乐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直营网
菲律宾太阳城77 申博太阳城亚洲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游戏下载官方登入 K7娱乐成游戏登入
极速百家乐 申博现金网址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手机版 太阳城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娱乐 太阳城代理
申博官网 真人百家乐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澳门大三巴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