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娱乐注册 > 都市小说 > 体内住了一只神 > 第十六章 真假孟宇
?圣诞夜,悦豪208包厢。

屋里酒瓶子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闪烁不止,忽明忽暗的光线照在张云闲戴的“包公”脸谱上,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一群男男女女听到孟宇说夜侠是来对他动手的,忍不住也跟着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讽刺的笑声。

孟宇是谁?那是西京孟家第三代里,最受老爷子器重的一个,即便是放在整个西京城里,那都是数的着的大人物。

孟宇平日里放荡不羁、出手阔绰、交友广泛,颇有古代豪侠的气质。如果要从四大家族的公子哥中间,选出一个最受大家喜爱的,那一定是非孟宇莫属。

这样一个人物,夜侠居然说要对他动手,大家似乎是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一般。

“各位,一会夜侠对我动手的时候,大家千万别拦着,我孟宇长这么大,二十多年以来,还从来没有尝过挨打是种什么体验呢,今天就劳烦夜侠先生,您千万别客气!哈哈哈哈……”

孟宇一口喝掉杯中的红酒,把被子摔在地板上,身手一指张云闲,大喝道:

“你来呀!”

“哈哈,宇少这风范,真的是帅的令人心醉……”

“夜侠算什么,他也就抓几个毛贼,跟小混混打打架,想动宇少,他也配?”

“藏头藏尾的,连真面目都不敢让人看,夜侠哪有宇少这般气度……”

……

张云闲默默地看着孟宇,不得不说,确实算个人物。

就凭刚才他的这一番表现,自己都有点被折服,可惜秦勇还有刘晓玫亲口告诉他事情的真相,让他一早就知道孟宇的真面目。

“我说过,不想在这里动手,可能让你误会了。”

张云闲慢慢说道,声音落在每一个人的耳中,包厢顿时安静下来。

“你以为我来,就是为了打你一通出出气?宇少没有尝过挨打的滋味,可惜了……”

张云闲啧啧叹息,引得大家一脸不解。

“可惜什么?是不是你也不敢动手呗,宇少还是体会不到挨打的滋味?哈哈哈……”旁边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妖里妖气地调笑道。

张云闲缓缓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可惜,我今天是来讨债的,杀人偿命,血债血偿,至于打人这种过家家的事,我从来不屑做!”

一语既出,满场惊呆。

孟宇心头也是一惊,不过张云闲没有再给他任何表现风度的机会。

“当啷!”玻璃窗应声而碎。

孟宇眼前一花,来不及反应,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到自己的身子,直直地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啊!”

“宇少!”

“夜侠……把宇少踢出去了……”

“天哪,他真敢……”

包厢里众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云闲的速度太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大家只看到,他身子一动,孟宇就弓着腰飞出了窗外,而夜侠鬼魅般的身影也随之而去。

“啊……”

孟宇有些破音的惨叫声在窗外渐行渐远,听在众人耳中,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半个小时之后,孟宇呆呆站在乱葬岗,看着四周一片荒凉,寒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终于有些崩溃了。

尤其想到刚才夜侠从二楼拎着他一跃而下,一口气从城南跑到城东,也不过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孟宇真的有些怀疑人生了,看到面前背对自己而立,似乎在举头望月的夜侠,他不禁想起书里的一句话:

“月黑风高,杀人夜!”

“你究竟想干什么?”孟宇尽量显的镇定一些,问道。

张云闲没有回头,望着一片漆黑的天边,感受到口袋里微微有些发热的玉佩,用一种听不出情绪的声音说道:

“怎么,宇少实在害怕吗?”

“夜侠,我承认你很强,强到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我心里是有一些……呃……不知所措……”

孟宇环抱着双臂,缩了缩脖子,显然是夜侠没有考虑到带他走的时候,顺便帮他把外套一并带来,被西北风呼呼一吹,他顿时冷的直哆嗦。

“夜侠,我孟宇虽然算不算顶天立地的汉子,但也自问做事磊落坦荡,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能不能说个明白?”

张云闲终于回过身来,走到孟宇面前,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你知道云宫的秦勇是怎么死的吗?”

孟宇一愣,没想到夜侠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莫名奇妙地说:

“秦勇?他怎么死的,关我什么事?我怎么会关心这些呢?”

“那宇少是否还记得,就在一周前的17号晚上,你在云宫广寒包厢里,都做过些什么?”

孟宇表现的更加诧异了,说道:

“我月初就到春城跟人谈一宗买卖,对手很难缠,一直到了前天我才跟他达成合作,回到西京。没记错的话,17号那天,我跟对方约了打高尔夫,然后晚上我们在春城的四季酒店一直喝了个通宵……”

张云闲越听,越没耐心,直接飞起一脚,将孟宇踢到十米开外。

“咳咳……咳……你干什么又踢我?”

孟宇捂着胸口,一边吸着冷气一边委屈地问。

张云闲一脚踏出,闪身就到了孟宇眼前,吓了他一大跳。

“你……你……你究竟是不是人?”孟宇结结巴巴地说道。

张云闲一脚踩在孟宇的胸口,微微用力,看着孟宇呲牙咧嘴,痛苦的要窒息的模样,冷冷地问道:“我再最后问你一次,17晚上,云宫的广寒包厢里,你、宋立辉、还有梁坤,你们三人对一个叫做刘晓玫的兼职女学生做过些什么,你再胡说一句,我马上就要了你的狗命!”

“咳咳……”孟宇艰难地抬起头,看着张云闲,说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什么云宫、什么广寒、什么女学生?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这个月一直都呆在春城,是前天才回来的,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到春城查我的酒店住宿记录。”

“死到临头,还不承认?”张云闲是真的有些怒了。

“啊……夜侠,你说的……宋立辉还有梁坤,我……根本就没打过交道,你到底……想让我告诉你什么?”

感受到胸口不断加重的力量,孟宇断断续续地喊道。

“倒是一副硬骨头,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张云闲抬起脚,用力地踩了下去。

“等等,云闲哥!”口袋里突然传出刘晓玫一声焦急的呼唤,张云闲顿时收住了力道,脚尖一点,让孟宇昏睡了过去。

“晓玫,怎么了?”张云闲好奇地问道。

刘晓玫蓝色的小小身影,从玉佩里冒了出来,飘到孟宇的面前,仔细地看了一会,说道:

“云闲哥,他不是那天的那个孟宇!”

“什么?”张云闲傻住了。

孟家二少爷,孟宇,怎么可能有错?

“的确不是,云闲哥,他们两个外表上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可能因为我是灵体的原因,我能感受出来,这个孟宇和那日包厢里的孟宇,确实是不一样的。”

刘晓玫又仔细看了看孟宇的脸,说道:“真的是一模一样,这还真是奇怪了。”

张云闲听到刘晓玫这么说,突然心中一动,也走到孟宇面前,蹲下身,闪电般点出一指,只取孟宇的眉心而去。

“出来!”

随着一声轻喝,一道一寸来高的灰色灵光,慢慢从孟宇的额头浮现出来。

张云闲控制着体内的灵力,形成一道禁制,布在孟宇的灵四周,防止他钻回孟宇的身体。

“孟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云闲低头望着孟宇的灵光,问道。

“唉,我的这具身体,的确叫孟宇。”灰色的灵,看着四周的禁制,明白眼前的人,完全有能力抹杀掉自己的存在,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开口解释道。

“他刚才对你说的那番话,也都是真的,没有一句虚假。”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云闲有些混乱了。

“我大概清楚一些……”灵抬起自己小小的脑袋,看了一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张云闲,接着说道,“你们看到的在云宫广寒包厢里的那个孟宇,其实真名应该叫做孟平。”

“孟平?”张云闲在嘴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是的,孟平,他和孟宇是一胎双生,也就是人们说的同卵双胞胎,从长相上来说,完全一模一样,一般人根本区分不出来。”

“原来如此……”张云闲豁然开朗,又有些不理解地问,“既然如此,为什么秦勇,还有当日包厢里的那些人,都管孟平叫宇少呢?”

“孟平比孟宇早来到这个世界上5分钟,所以他是孟家家主这一脉,第三代里的大公子,孟宇是老二。”

小小的孟宇似乎在感慨造化弄人,啧啧摇头道:“平少虽然是老大,长的也和宇少一般无二,但是命运很奇怪,孟家的老爷子就是对他看不上眼,他自己也不争气,活脱脱地一个纨绔衙内,成天不学无术,结交蛇鼠之辈,你说的包厢里那种事,的确是他的作风。”

“他每次出去鬼混,结交关系,总是打着孟宇的名义,因为他知道,孟宇是老爷子最喜欢和器重的孙子,也是孟家这一辈里毫无疑问的领袖,凡事只要是以孟宇的名义出头,西京城任何地方任何人,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张云闲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自己是真的找错人了,长叹一声,撤去了禁制,对孟宇灰色的灵说道:

“归去吧!”

一道灰光闪过,孟宇悠悠地醒了过来……

网站地图 咪牌百家乐 申博娱乐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开户 申博现金网网址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网址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网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百家乐 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登入网址 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手机下载版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直营网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手机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