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死我了,高嬷嬷,许嬷嬷你们看看这女人气死我了,气死了了,还同盟,我呸,我呸呸呸呸呸。”

    雪儿一走,紫曦跟发了疯似的炸毛了起来,先是把桌上的紫砂茶具全部一扫而下,这套茶具算是团聚了,破碎不堪。

    高嬷嬷看了心疼,这可是太后亲自让带过来的,说是公主喜欢,这还是太后一直用的那套,要不是对方是公主,太后才不愿意割舍呢。

    接着紫曦又把桌上的零嘴,糕点都给扫到地上去,这还不够,紫曦跑出来用力地踩了糕点几脚,直到糕点变成一坨烂泥,才发泄了一半。

    等她平静下来,高嬷嬷跟许嬷嬷对视了一眼,公主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左右就是个没有心机的女娃娃。

    高嬷嬷向许嬷嬷努努嘴,后者摇摇头,这高嬷嬷才上前往紫曦走去,

    “哎呀,我的小祖宗,我的公主,快坐下,消消气,消消气,这种事情有什么可气的。”

    “哼,我就是看不惯她,什么绝尘峰,我呸,跟一群男人长大的姑娘不是什么好货色,见异思迁得真厉害,知道楚子轩不要她了,就动我皇叔的念头,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紫曦大大咧咧地骂着,越骂越起劲,她就是讨厌雪儿,讨厌她那副自命清高的模样,什么东西,敢在她面前摆谱,这顾念念摆谱还有点意思,她算哪颗葱啊。

    “不行,我得去提醒皇叔,这个女人可危险了,跟蛇一样,冷不丁被咬上一口可不好。”

    紫曦是行动派,说着就要往外走,高嬷嬷跟许嬷嬷哪里能让她出去,况且她也是出不去的,君王爷下了死命令,不许她出去,否则可就不能怪他做什么惩罚了。

    “公主,公主,你可不能去啊。”

    “就是,公主,你且静下心来,听许嬷嬷我给你讲讲。”

    高嬷嬷跟许嬷嬷一人一句地劝着紫曦,现在可不是赌气的时候,这多大点事儿,可不能因为小孩子脾气得罪了人家君王爷。

    “公主,公主,我的公主,你想想看,为什么雪儿小姐能不计后果地找上门来?她自然是不怕的,你这样贸贸然地去找王爷,王爷也不会相信你啊。”

    紫曦力气大得让许嬷嬷跟高嬷嬷二人合力才勉强拖住她,到底是年轻,可累坏她们两个老家伙了。

    许嬷嬷喘着气,冒着大逆不道的罪将紫曦按着坐在圆凳上,安抚她。

    “那怎么办?就这样让皇叔被设计吗?我看那个雪儿一肚子坏水,指不定做出什么举动来,我可不希望她做我的皇婶,一点儿都不要。”

    “公主,咱们君王爷又不是傻子,他可是我们东墨的战神啊,多么英明神武,睿智轩昂的男子,怎么可能不辨是非呢,公主,退一万步来说,这雪儿小姐就是为了做爷的女人,可不会伤害爷的,这王爷荣耀了,她才荣耀啊,是不是。”

    细想下来,话虽没错,紫曦还是不愿意放过雪儿,瞧她刚才趾高气扬的样子,就来气。

    “公主,你不懂,这女人生来就是要斗的,凭咱们王爷的身份,日后他身边的女人可不少,这还是刚刚开始的,现在是雪儿小姐跟顾小姐争斗,往后成了亲,还不知道谁跟谁斗呢,王爷是没有瞧过,等以后啊,就见怪不怪了。”

    宫里斗得还少吗?自古有女人的地方就有阴谋诡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让他们斗去吧,斗着斗着才不会无聊,才有活的念头。

    高嬷嬷跟许嬷嬷斗了一辈子,看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这斗才是活着的动力。

    紫曦不明白,她的一切都是太后精心照顾的,从小到大看到的都是阳光的一面,吃穿用度也都是最好的,

    在皇宫里谁敢给她气受,谁敢给她脸色看,就是皇兄也是百般宠爱她。

    所以这些阴暗面她不懂,也不清楚。

    “高嬷嬷,这是真的吗?皇叔跟皇兄一样会有很多妃子?那大家做好姐妹不行吗?像皇兄的妃子们不都以姐妹相称吗?他们不一起看戏,一起聊天喝茶吗?”

    高嬷嬷被紫曦的天真雷得外焦里嫩,这公主的问题她要怎么回答,早就跟太后说过了,不要过度保护公主,这可好公主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日后嫁人可怎么办呐。

    高嬷嬷无视许嬷嬷的眼色,叹了一口气,她可不能任由公主这般糊涂下去,就是冒着被太后责罚的危险,也要让公主开开眼,涨涨见识,把心一横,将最近宫里公开的秘密跟紫曦说道说道。

    “唉,公主,你只看到他们面上和气,可曾看到他们私下里的较量啊,若真是和和气气的,那为何柳妃的身孕不过三个月就没了?那叶妃又为何无缘无故地被发配冷宫了?还有那日一起逛花园的妃嫔们一个个都禁足了,这说来说去还不是在斗吗?皇宫就是个僧多肉少的地方,谁厉害,自然能吃饱,这谁心善了,谁赢弱了,自然地饿死。”

    “什么?柳妃的孩子不是自己摔跤摔没得?叶妃也不是犯了大不敬被赶去冷宫的?这都是什么事啊?怎么都没人告诉我?”

    细思极恐,紫曦后背冒出一丝丝的冷汗来,大白天的,感觉阴嗖嗖的,她的世界一下子崩塌了,她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了解皇宫,那个她自小长大的地方。

    高嬷嬷继续道:“咱们的皇上还年轻,自娶妻以来还未留下子嗣,所以这第一个龙种尤其重要,保不齐就是个太子,你说谁会放弃这个机会,谁又会眼睁睁地看着香饽饽变成别人的囊肿之物。皇宫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命,哪怕是皇室血脉,只要做的好,谁会发现,就是发现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到底人命贱呗。”

    “那,那...”

    紫曦后怕的摸摸脖子,她是比较单纯,但是不笨,高嬷嬷的话,她立刻想到了身处高位的母后,能登上那个位置,做出的努力肯定不少吧,也许就会沾上人命呢。

    高嬷嬷跟许嬷嬷见紫曦不说话,自然明白她的觉悟不差,欣慰地点点头,许嬷嬷这才语重心长道:“公主,咱们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毕竟在然府,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岂不是更好嘛,反正雪儿小姐跟顾小姐你都不喜欢,再则谁做王妃都碍不了公主的生活,况且这可不可以做王妃还说不定了,也许他们两个都成不了。”

    许嬷嬷意有所指,做王妃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是当上了,也要有命守着位置才是。

    
网站地图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直营网 咪牌百家乐
正规太阳城申博开户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 菲律宾太阳娱乐网址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上
网上百家乐 太阳城娱乐登入 太阳城手机版 真钱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登入 申博娱乐注册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太阳城 申博138开户